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楼市调控一周年 那些买房的人还好吗?

zegna 

  原标题:楼市调控一周年,那些买房的人还好吗?

  去年国庆节前一天,北京发布“9.30新政”,随后七天,全国20余个城市密集出台楼市调控新政,新一轮楼市调控全面开启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自去年10月份以来,全国有60余个大小城市,不断加码调控次数多达130余次。

  楼市进入“五限时代”,限购、限贷、限价、限售、限商。

  一年时间过去了,那些在楼市调控期入局的人还好吗?那些高杠杆买房的人还安全吗?国是直通车采访了三位分别在北京、张家口和天津的购房者。

  每一段购房故事,有辛酸、有愉快,也有纠结。

  

  进京从来都是双城生活人的痛点。

  早6:30闹铃准时响起,朱峰摸黑提鞋,顾不得吃早点,洗把脸就去赶早班燕郊开往北京的大巴。

  一路还算顺利,颠簸两小时,在东三环国贸换乘地铁,前往北五环外的公司。

  精确计时的话,朱峰落坐办公室的时间是9点整。

受访者朱峰供图受访者朱峰供图

  “别人都是按天过日子,朱峰是按分钟。”老婆晓丽心疼老公,除了在家照看孩子之外,还会做一些零活补贴家用。

  这对儿新婚夫妇的目标是,在硕大的北京拥有一套房。“结束***双城生活!”说这话的时候,朱峰笑里带着坚定。

  去年结婚后,家庭、工作双丰收,朱峰在一家房产媒体某得一份主编的工作,年薪拿到手30万。

  关于买房这件事,朱峰一直不敢懈怠。去年受冬奥会利好,夫妻俩在张家口投资了一套房产,120平,首付30万。

  “本想着2020年冬奥会一开,房子就能升值,转手赚一笔,回笼资金做北京的首付。”朱峰现在有点后悔了。

  今年5月,张家口出台限购措施,外地户籍居民家庭限购1套住房,中心城区新购住房实施“3年后方可上市交易”的限售政策。

  这也意味着,期房交房3年内无法交易,不动产成了“冻产”,同期,北京买房的计划也会延后。

  在楼市调控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投资客在“限售”面前望而却步。对本地刚需客户来说,供需总量回归平衡,价格不会像以前猛涨。

  晓丽理解丈夫,她会自我安慰:“不能卖,留给双方老人住,总算排的上用场”。生活在张家口乡下的父母是否愿意迁居一个陌生的地方,他们还不确定。

  上个月,朱峰去张家口谈合作,发现售楼处挂京牌的车少了,当地楼市价格也平稳了。虽然妄想赚一把的计划泡汤,但小夫妻俩依然觉得未来有无限可能。

  霓虹灯上,大巴车启,30公里外的女人已经做好一桌饭菜等他回家。

  

  老徐自认是个有眼光的人,高中学理科,大学搞艺术,毕业做新闻。在房地产和汽车最火的时代,他所有的兴趣都得以付诸实践。

  朋友们称他是小诸葛,2012年在北京房山买的商住房,如今翻了2倍;2016年投资廊坊固安,如今翻了3倍。

受访者老徐供图受访者老徐供图

  经历去年“9.30新政”一轮全方位调控,北京及周边楼市都有所冷却。今年3月,北京楼市调控再加码,商住房启动限购,在建在售“商办”不得卖给个人。

  老徐洋洋得意,“在低点的时候入局,总算在北京有了栖居之地”。

  毕竟,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,在北京买房对他而言几乎不可能。商住房个人买不了,住宅又没有资格。

  现居房山60平米的商住,空间不大,够夫妻两人住。

  月入2万元,还贷的压力不大,老徐的小日子,让他觉得满意。平时开车上下班,朝九晚五,他觉得北京是一个令人舒适的城市。

  不用租房,也不打算买房,但老徐对房地产市场的关注度依然很高。

  他介绍,关于租房,今年国家又连续出台两项利好政策,先是北京等12个城市开展住房租赁试点,后是北京等13城试点集体用地建设租赁住房。

  最近,新出台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还明确,未来五年新供应各类住房150万套以上。其中,产权类住房约占70%,租赁类约30%。

  “对充满活力的北京来说,这样的政策会给年轻人安定感。”老徐一边的同事说,来北京两年,搬过三次家,那种漂泊感很强烈。

  除了租赁住房,北京还规划了“共有产权房”,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购房时,可按个人与政府的出资比例,共同拥有房屋产权。

  老徐对北京充满信心,他觉得随着购租并举制度、共有产权房的落地实施,北京房价“过山车”将会成为历史。

  

  跟老徐比起来,志东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聪明人。今年8月,他东借西凑40万,在天津首付买了一套房。

  说是东拼西揍,因为40万中,自有资金只有5万。眼下,月薪虽然过万,但加上北京的租金、天津的房贷以及还钱的压力,他常常会感到不适。

受访者志东供图受访者志东供图

  在外人看来,志东属于还没准备好就入局的人,因为高杠杆透支,谁也不能确定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。

  但志东相信,买房是一件需要咬牙的事儿,尤其对他这样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。“今天不买,永远也买不起。”

  就像一句话所说,在的房价面前,所有的信誓旦旦都好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跨越时空最后抽在自己的脸上。

  勒紧腰带过日子的感受,并不美好。志东的女朋友偶尔会抱怨,以前逢年过节还能出去旅游转一圈,如今买桶油也要记在账本上。

  “这种感觉不是很好,但我依然觉得这是对的,因为家需要经营,和谈恋爱不一样。”站在中关村大厦楼底下,烟圈儿盘旋在空气,最终散去。

  担心房价会降吗?为什么不再等等,说不定还会更便宜?

  这是楼市调控开启后,志东被问到最多的问题。因为,从去年“9.30新政”以来,北京部分二手房已经开始出现降价情况。

  天津今天启动限购,外地人买房不仅首付提高,购买的套数也有了限制。市场是不是会有浮动的空间?

  志东不想等了。他觉得,自己是自住,涨和跌都是“浮”的,只要不倒手,房子价格与他无关。

  眼下,虽然累,但他会觉得安心。和父辈不一样的是,他不再安土重迁,选择了一个可以打拼的城市,北京。

  但他又和父辈一样,需要房子,来保持内心的安定。

  一年过去了,十年过去了,再回头看,每个人又会如何看待自己今天的选择?

  (应采访者要求,朱峰、老徐、志东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P声称E成本只有国外同类无人机系统的20%,同类产品有俄罗斯许可生产的以色列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Z无人机。

编后>>>进城,安家,对于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来说,已经不再是遥远的梦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qrmwo.nxein.com/bkwdlf9w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1 05:26:15

泡泡堂  无敌僵尸王  孤独的美食家  鬼吹灯  fancl  亚龙湾  传奇故事  MG平台接口  猛兽侠  科技